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竹中半兵衛★

11:12 Mon 06.11
竹中半兵衛@太閣立志伝美浓国不破郡菩提山城城主竹中重元之子,母亲是杉山久左卫门之女。
竹中氏是清和源氏土岐氏的支流,父亲重元从属於斋藤道三攻下美浓不破郡岩手城岩手信冬追放,之後重元获得岩手氏领地的支配权,并另筑菩提山城居住。
和当时的武家子弟不同,半兵卫并不热中习练枪法刀术等武技,反而喜爱阅读兵法并且在池田郡垂井元服後娶了美浓三人众之一,岩村城主安藤守就的女儿。


因为父亲於永禄三年便辞世,年方十九的半兵卫年纪轻轻便当上了菩提山城的城主,拥有一万石领地,之前在斋藤家道三、义龙父子相争时重元押宝在道三方,所以半兵卫虽然靠著岳父安藤守就的关系被允准重归斋藤家,但因此遭到冷遇,继为家督的半兵卫却仍自犟不息派遣家臣山田助左卫门往不破郡扩张版图,并受到六角氏的邀请在攻打坂田郡的战役中担任援军出阵。

永禄四年,織田信長进攻稻叶山城,初次上阵的竹中半兵卫新加纳之战中巧妙地运用兵书上记载的十面埋伏阵令信长几乎仅以身免,从此「今孔明」、「今楠木」之名响遍尾张織田家。为了夺下美浓,織田信長派木下藤吉郎成功地在墨俣筑城,为此安藤守就感到情况不妙但当时斋藤家的家督斋藤龙兴依然夜夜笙歌,浑然不觉威胁逼近。因此身为斋藤家重臣的安藤守就直言进谏,不料龙兴不但听不进诤言更将守就禁锢在北方城,半兵卫为了营救岳父上稻叶山城请求龙兴,但他只得到龙兴的羞辱。一段时间後安藤守就顺利回到了岩村城,半兵卫立刻便来相见,并且提出一个惊人的计画——夺取稻叶山城。

永禄七年二月,见到龙兴的冥顽不灵,半兵卫决意以行动劝谏龙兴,他让在稻叶山城中作人质的弟弟久作装病,之後派人以探亲的名义分批假借送医送药送礼品将武器和人马悄悄送入稻叶山城,到了半夜忽然城中警铃大作,半兵卫以十六人营造出大军来犯的假像令城中大乱,斩杀了城将斋藤飞驒守,斋藤龙兴亦在乱中化妆成妇女逃亡揖斐郡,岳父安藤守就也立即支援他,将军队派入城中牢牢稳守。

了解到固若金汤的稻叶山城已经易主,对美浓垂涎已久的信长立刻派人前来,要半兵卫能加入織田家,许诺给他美浓半国,被半兵卫拒绝。後来竹中半兵卫将稻叶山城交还给斋藤龙兴,声明自己是为了进谏龙兴振作而进行这次的行动,随後便远逸隐居近江伊吹山,一度受到近江小谷城主浅井长政的聘用,获得东浅\井郡草野三千贯的封地。

这场大风波引起了信长的部将木下藤吉郎对这个拿下了稻叶山城却又放弃稻叶山城的人有兴趣,面对秀吉的三顾之礼,半兵卫深感其诚於是再度出山出仕織田信長。在半兵卫和秀吉的谋\略下,安藤守就等美浓三人众先後投入織田家,織田信長得到控制西美浓的三人众再加上織田家攻下的东美浓,使稻叶山城完全陷入織田势包围,斋藤龙兴终究不敌,稻叶山城陷落,織田家完全平定美浓一国。

元龟元年,織田信長出兵越前讨伐朝仓氏,当时織田军压倒性地推延战缐直逼一乘谷城,也因此後方兵站部队连结不上而令織田军出现兵粮不足的问题,竹中半兵卫因而被信长派往後方进行调度工作适时地指挥兵站部队将兵粮送至前缐。

不料背後坐拥北近江的浅井长政却念著多年与朝仓家的同盟宣告与織田家解除盟约并且出兵与朝仓氏夹击織田信長,令信长仓皇地逃回了京都,是役中也传下令後人津津乐道的金崎撤退,担任殿军之职的羽柴秀吉、川家康也因此大出风头,经考据後也证实明智光秀当时其实同样担当殿军,指挥著兵粮部队的竹中半兵卫虽然支援羽柴秀吉并为其献计,但半兵卫实际上仍是属於信长的直属部队独立而行。 据「丰镜」记载竹中半兵卫曾於战中使用补给部队运送的洋枪利用三段击打退浅\井长政,但是此事在武功夜话、信长公记中皆无记录,而丰镜一书又是半兵卫之子竹中重门所撰,因此真实性颇难考证。

事後,震怒的信长同年六月与川家康联手燃起復仇之火攻略近江,竹中半兵卫成功拿下近江、美浓之间国境缐上浅井长政筑於松尾山足以用来监视織田军调度的长亭轩山城,兵不血刃地说降了城主樋口三郎兵卫,让織田军得以轻易进军北近江,因而获得信长赐与的黄金五十枚、甲胄、马鞍及太刀。之後在姊川会战的战斗里半兵卫领兵攻下长比砦,半兵卫之弟久作也担任信长的近习在浅井军先锋矶野员昌攻至信长本阵时奋战立功。

在秀吉拿下浅井家的横山城後,竹中半兵卫受信长之命以与力的身份进入横山城协助羽柴秀吉守城进行长期战,同时也作为信长的直臣负起军监之职监督独军在外的羽柴秀吉,於阵中留有智将之名。於元龟二年与羽柴秀吉之弟秀长策反浅\井家臣宫部继润,翌年秀吉往岐阜城时遭到浅井久政一千大军攻击时以两百人坚守数日,随後和率援军回城的羽柴秀吉里外夹攻将浅\井久政击退,也利用曾经出仕浅井家的人脉关系协助秀吉屡次策反浅\井家武将。当时秀吉之弟秀长、旧友蜂须贺正胜两人见到半兵卫时均执师礼,尤其是秀长,秀长原本只是农民之子,在开始担任秀吉的副手後,秀吉拜託军师竹中半兵卫负责秀长的教育工作以让他尽快熟悉武士生涯,半兵卫在保卫墨俣城寨的实战中间,著手教秀长领兵打仗的本领:诸如进退取捨,观察敌情,发号施令,照顾士卒,施展谋略等等一一加以指点。

後来在半兵卫病入膏肓时硬支撑起身子,对秀长说:「要注意保全自己,兵法的最终目的在这里。」後来当秀长领兵和九州犟豪岛津家力战时稳扎稳打、一丝不茍,令善於趁隙攻击,诱敌包抄的九州隼人遇到了一面铜墙铁壁。

天正元年,在武田信玄死後織田家解除了东面的警戒,足可放手一搏。 織田信長便向浅井家本据小谷城发动总攻,是役之中在半兵卫的献策下令秀吉得以和丹羽长秀一同担任营救信长之妹、浅井长政之妻阿市的任务。小谷落城後,羽柴秀吉因长年积功得拜领浅井旧地北近江三郡十二万石,而半兵卫也在此时正式转为秀吉的寄骑,领有一千五十三石的知行俸禄,并在羽柴秀吉决定另筑长滨城时与蜂须贺正胜共同规划城下町的兴建,在长滨城完工後留下
「君が代も わが世も共に 長浜の 真砂のか須(ず)の つき屋(や)らぬまで」的和歌。

天正五年,羽柴秀吉被任命为进攻中国地方毛利氏的司令官,率先攻打播磨,竹中半兵卫被任命为先行部队和田官兵卫一同带领三千兵马入驻姬路城。田官兵卫出外游说播磨各豪族营造出一面倒向織田家的气氛,而半兵卫则是牢守姬路城令毛利氏的试探攻击连连落空。并一同对投降备前宇喜多直家的佐用郡上月城主赤松政范发动攻势,首先率兵进驻高仓山攻打上月城重要支城的福原城,由於福原城主乃是上月城主赤松政范的妹妹为正室的福原则尚,使田官兵卫的游说无效。不过在竹中、黒田联手下福原则尚在高仓山驻扎防备的福原助就很快便被杀退,在撤退时被黒田家臣竹森新次郎次贞讨杀。

在羽柴秀吉亲自率领主力军进入播磨後,在竹中半兵卫的运筹帷幄下,一边对福原城採取正面进攻,然後派遣蜂须贺正胜率三百骑截断福原则尚之弟范仲在釜须坂的军队断去福原城的外援,并对上月城的另一重要支城利神城守将别所定道展开宣抚令其降服,利神城的倒戈与蜂须贺正胜的进逼令釜须坂的福原范仲被迫退向大抚山麓,在秀吉军围笼\之下遭到竹中半兵卫率领的洋枪队射杀。在福原范仲败死,困於福原城中的福原则尚亦绝望放火烧城,与一族五十馀人在高雄山福円寺自尽。

天正六年,竹中半兵卫说降了本属於宇喜多家的备前八幡山城,获得織田信長赞赏亲赐银子一百两。本来已臣服的三木城别所长治因为家中信奉一向宗之家臣施加压力而树起反旗,当时竹中半兵卫与田官兵卫做为主要参谋皆随军参阵,竹中半兵卫也於役中献乾杀之策包围三木城断水断粮,全不进攻让三木城自动失陷。一日,适逢半兵卫看到秀吉赐下给的田官兵卫
「兄弟の誓紙」。半兵卫见状言道:「贵殿与秀吉殿乃主从,非兄弟。誓纸之事请速忘记。」便将誓纸撕碎後投入火盆,训诫一向自持谋略高妙的田官兵卫高慢的态度。同时在織田家中迅速窜升担当著摄津一带攻略任务的荒木村重亦在有冈城宣告谋反,使包围了三木城的羽柴军出现後路被截的危机。

为此黒田官兵卫仗著往昔与荒木村重同为天主教教友的交情意图亲入有冈城说服荒木村重,但是在说服失败後反被荒木村重囚禁,不久後黒田官兵卫的失踪被流传为他投降了荒木村重。当此事传进了織田信長的耳中,令疑心生暗鬼下命秀吉诛杀黒田官兵卫送入織田家的人质,其嫡子松寿丸。在和黒田官兵卫共事一段时间对他人格有所信任的竹中半兵卫力保下,半兵卫藉回乡养病为名将松寿丸从长滨城暗渡陈仓连同带回岩手菩提山城加以保护。

天正七年,在泷川一益、池田恆兴攻下有冈城後,黒田官兵卫得到营救,半兵卫才揭露松寿丸未死之事,与黒田官兵卫重回播磨战场。就在秀吉率大军对播磨持续包围别所长治的三木城时,半兵卫也因肺结核病倒在军阵之中,秀吉苦劝半兵卫回京都或有马温泉疗养,但感到生机将绝的半兵卫表示:「死於战场是武士的本色。」婉拒了秀吉的劝告,并且劝告对好用计略的黒田官兵卫保持警戒心的秀吉:「毒药也能是治病的良药,」劝其重用田官兵卫。六月十三日,替秀吉前半生的事业作出巨大贡献的绝代智将在平井村的本阵中英年早逝,得年仅三十六岁,法名禅幢寺殿深龙水彻大居士 。

TAG : 戦国 織田信長 武士

<< 「Dear,dear!」之「Please Mr.Lostman」 ◆連載2◆ | home | 「Dear,dear!」之「Please Mr.Lostman」 ◆連載1◆ >>

comment

只対管理者表示

Trackback


引用記事的TB(FC2 BLOG User)

 BLOG 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